陳柏宇 Jason Chan – 哪個明日

幻想中的明日,總是美好,願景會一一實現,興建中的會順利落成,所愛的會繼續相見,世界會繼續如常,色彩分明,黑即黑,白即白。

「明日本應色彩斑斕,卻被灰濛濛一片籠罩」
明日來到,無數猜想,結局卻只有一個;我們迎來難以想像的明日。這些日子,我們都活在恐懼,甚至絕望之中;陳柏宇全新歌曲〈哪個明日〉,就是我們這一秒的寫照,同呼同吸,記錄我們這一刻,看不到明日的沮喪。

「非比尋常的哪個明日」
由台灣唱作人廖文強作曲、陳詠謙填詞、Ariel Lai 和 Cousin Fung 聯合編曲、Edward Chan 監製,加上陳柏宇投入參與製作過程,豐富音樂的內在情感,讓這一首「非比尋常」的歌曲,映照我們認為不尋常的明日。

所謂「非比尋常」,由開頭接收廖文強的半首 Demo 時,已聽得出當中的唏噓,彷彿已確定我們作想的命題;經監製 Edward 與 Jason 多番研究,決定將歌曲重新定位。這一首〈哪個明日〉,一改以往慣常廣東流行曲的結構,非正規地「重覆AB段」,卻是一氣呵成,好比對於明日的決擇,只有一次。而歌曲中段特意加插了長達1分07秒的純音樂部份,為時間留空白,像是一段穿梭明日的混沌之旅,讓聽歌者,感受一切我們所經歷的。

「要吸一口氣,才夠膽聆聽明日」
編曲方面,以簡約主義為軸心,好讓音樂說故事。而這個合眾多音樂人之力建構的明日猜想,簡約中蘊藏豐富。編曲人特意加入不同人性化的聲效,如歌曲一開始的呼吸聲,大吸一口氣,才認識這一個不一樣的明日。

而在 Jason 的 Vocal 之上,亦有特別安排。陳柏宇的角色定位,繼續擔當說故事者,數段不同效果的 Vocal Track,與和音重疊,出來的共鳴,與整段音樂融為一體。伴奏方面,除了一開始弦樂與鋼琴為主軸外,團隊更在背後加入了 ambience music 氣氛,為歌曲增添未來感;在穿越純音樂部份後,音樂中的畫面進入另一個明日世界,層次再度遞進,最後所有樂器合奏出 PostRock 元素,情感爆發過後,在最後一段,一切歸零,回到最初。

「明日過後,會是哪一樣的世界?」
站立於明日之境,不禁回想昨日。念舊日的美,亦懷舊日的恨。慨嘆新不如舊,日子每況愈下,燎原之火耗盡,希望之心也頻死,獨剩行屍走肉的軀殼,度過不是你所選擇的明日。也許只能苦苦守候,這個明日結束,讓歷史循環,讓生命循環,用餘生等待歸零的一刻。支撐你的只剩回憶,和身邊同步思想的人,每一道共鳴。

願你明白音樂中的每一道含意,不論哪個明日,好好過活。

哪個明日

曲:廖⽂強
詞:陳詠謙
編 : Ariel Lai@emp/Cousin Fung@emp
監 : Edward Chan
唱:陳柏宇

只不過 想正常呼吸
怎麼 我竟垂頭哭泣
太陌⽣了 這些明⽇
所有⽣物 漸成廢物
睜開眼 比往時焦急
喘息 也比從前委屈
髮絲脫出 ⼀種刑罰
不要衝突 但求配合
原來甚麼新過 都會變舊
包括這顆⼼
早晚會死去

新天 新地
淒戚 蒼⽩
回望 太多事 該執著
緬懷舊⽇ 老去

慶祝 新天地
帶走 誰
新天 新地
扭曲 崩壞
繁華 已燒盡 可熄滅
帶同舊夢 老去

多抑壓 他照常呼吸
多喜慶 他神情恍惚
有誰想要 這些明⽇
反正不便 被談及

You might be interested in